獐子島扇貝逃跑兩年:財務造假遭罰60萬 業績未

來源: 未知 作者:admin 編輯:admin 2019-07-13 00:28

  【獐子島扇貝逃跑兩年:財務造假遭罰60萬 業績未達標高管先加工資】距離2018年2月9日,獐子島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以來,已經過去17個月。最終,扇貝跑了,董事長沒跑成。(財經天下周刊)

  7月10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了中國證監會下發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下稱“《告知書》”)?!陡嬷獣凤@示,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此外,其披露的相關報告涉嫌虛假記載等問題,部分內容“已經嚴重失實 ”。

  對此,證監會給予獐子島警告處分,并處60萬元罰款。證監會擬對董事長吳厚剛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梁峻采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勾榮、孫福君分別采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同時,相應人士也被處以3萬至30萬元不等的罰款,金額總計284萬元。

  距離2018年2月9日,獐子島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以來,已經過去17個月。最終,扇貝跑了,董事長沒跑成。

  “扇貝門”是從2018年1月30日開始發酵的。當日,獐子島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扇貝跑了”成了獐子島的笑柄,隨后,該集團也接到了來自證監會的調查。

  在接受調查的17個月里,獐子島的2017年年報、2018年年報接連發布,甚至曾神奇地迎來“扭虧轉盈”。4月底,獐子島2018年年報顯示,實現營收27.98億元,凈利潤3210.92萬元,同比增長104.44%。

  證監會稱,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年度報告、《關于底播蝦夷扇貝2017年終盤點情況的公告》和《關于核銷資產及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公告》涉嫌虛假記載。

  為在賬面上虛減營業成本和營業外支出,獐子島重復結轉成本,賬面采捕區域還涵蓋了部分內區,甚至涵蓋了島嶼。受此影響,獐子島2016年年度報告虛增資產13114.77萬元,虛增利潤13114.77萬元,虛增利潤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58.15%,2016年度報告中利潤總額為8292.53萬元,凈利潤為7571.45萬元,追溯調整后利潤總額為-4,822.23萬元,凈利潤為-5,543.31萬元,業績由盈轉虧。

  2017年,獐子島再次在賬面上做文章。受虛增營業成本、虛增營業外支出和虛增資產減值損失影響,獐子島公司2017年年度報告虛減利潤27865.09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38.57%,追溯調整后,業績仍為虧損。

  2017年,獐子島披露的《關于2017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結果的公告》稱,對135萬畝海域的庫存進行預估,公司底播蝦夷扇貝尚不存在減值的風險。經查明,“獐子島科研19”號船在公司記錄的秋測天數內,被航行軌跡證實執行計劃的點位極少,而秋測抽取但未實際執行的66個點位已占秋測全部披位的55%。因此,該公告內容已經嚴重失實,涉嫌虛假記載。

  另外,獐子島還涉嫌未及時披露信息。2018年1月初,財務總監勾榮向董事長吳厚剛匯報2017年虧損擴大后,集團應在2日內進行信息披露,但是獐子島遲至2018年1月30日方才予以披露。

  1992年,位于北緯39度的獐子島,組建漁業集團,靠海吃海,出售海珍品種業、海水增養殖、海洋食品。2006年,集團在深交所上市,吳厚剛為獐子島董事長。兩年后,這家企業股價攀升至151.23元的紀錄,成為中國農業第一個百元股。

  吳厚剛上任后,獐子島的主業由當初的捕魚業變成現在的養殖業。數年間,獐子島成了黃海北部全亞洲最大的“海洋牧場”,覆蓋海域面積1600平方公里,養殖蝦夷扇貝的收入約占獐子島漁業年收入的70%,余下的30%分別是海參和鮑魚。

  但是,獐子島成也扇貝,敗也扇貝。因受扇貝游走、絕收的影響,獐子島在2014年第一次嘗到了虧損的痛楚。2014年10月,獐子島因為扇貝存貨異常出現大規模虧損。此后,公司解釋因受北黃海冷水團等影響,獐子島西部底播海域底層水溫波動很大。

  這是獐子島的扇貝第一次出逃。獐子島所付出的代價是在2014年12月復盤后連續三個跌停,成為了2014年A場最大的一起“黑天鵝事件”。

  彼時,證監會曾對獐子島虧損事件進行調查。結果是,證監會稱,“經核查,未發現獐子島2011年底播蝦夷扇貝苗種采購、底播過程中存在虛假行為;未發現大股東長??h獐子島投資發展中心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行為;獐子島存在決策程序、信息披露以及財務核算不規范等問題。”

  4年后,歷史再次上演。2018年1月30日,獐子島發布公告稱,部分海域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可能導致公司 2017年度全年虧損,虧損金額在5.3億至7.2億之間。隨后4月28日,獐子島公布2017年年報,全年虧損7.23億元,公司受災海域達131.46萬畝。

  此后,獐子島股票迎來了5個一字跌停。深交所向獐子島發布關注函,要求說明截至2018年1月才發現底播蝦夷扇貝大量死亡的原因及合理性。

  當時,獐子島回復稱,底播蝦夷扇貝損失的原因初步歸結為降水減少導致扇貝的餌料生物數量下降,養殖規模的大幅擴張更加劇了餌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溫度的異常,造成高溫期后的扇貝越來越瘦,品質越來越差,長時間處于饑餓狀態的扇貝沒有得到恢復,最后誘發死亡。

  不過,在這一事件爆發后,有關獐子島的種種“劣跡”也隨之爆發出來。2018年2月,央視財經報道顯示,獐子島員工和島上居民紛紛反映,集團多年以來內部員工偷盜成風。2012年,獐子島就曾出現2600萬元扇貝遭內部人員盜竊的事件。公司員工表示,這樣的偷竊和丟失在集團內部經常發生,公司領導睜一眼閉一只眼。此外,還有島上居民透露,獐子島內部貪腐成風,即便有人舉報,最后不了了之,內部問責不透明,“甚至看門的老頭都喝茅臺”。

  自第二次扇貝逃走后,獐子島股價從7.97元/股跌到如今的3.50元/股,跌幅達56%。截止7月10日收盤,獐子島股價3.42元/股,市值24.3億元。在接受證監會調查的17個月里,獐子島市值蒸發超過30億。

  2017年,獐子島還深陷巨虧7.23億元中,2018年卻出現神奇的“扭虧為盈”。而在2018年上半年,公司雖未出現虧損,但利潤大幅下滑,扣非后凈利潤為943.73萬元,同比狂跌70.41%。半年過去后,2018年報顯示,獐子島實現營收27.98億元,凈利潤3210.92萬元,同比增長104.44%。但是,2019年一季度再次虧損,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4314.13萬元,較2018年同期約-899.85萬元大幅增虧。

  2018年獐子島扭虧為盈的背后,要感謝一筆突如其來的“政府補助”。在監管部門的質疑中,要求獐子島解釋其計入當期損益的一項數額為3043.82 萬元的政府補助。據悉,這項政府補助同比增長 319.13%,占獐子島2018年公司凈利潤的 94.80%。

  此外,高管的自降薪酬也不了了之,從財報上看,在自降薪酬的高管中,除了董事長吳厚剛的薪酬為0之外,其余高管的薪酬尚可。降薪后,梁峻的年薪超61萬,勾榮年薪52萬,張戡薪酬27萬。其余高管的薪酬最低年薪6萬。

  針對證監會提出往年年報涉嫌虛假記載,獐子島披露的2017年年度報告,被審計機構出具了帶有“保留意見”的非標準審計報告。2018年年報存在同樣問題。

  年報發布后,深交所一連提出10個大問題、14個小問題,,對其財務數據真實性以及經營能力表示懷疑,并要求其予以解釋原因及合理性。

  其中,深交所提出,獐子島流動資產低于流動負債,2019年度需要償還的借款額達25.76億元,但第一季度預計虧損又超過4000萬元,因此無法對獐子島未來12個月內的持續經營能力做出明確判斷。

  截至2018年末,獐子島的資產負債率為87.58%。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獐子島的負債合計金額約31.46億元,2018年同期這一數額約31.13億元。

  為了填補資金缺口,獐子島多次對外出售子公司資產。2018年10月,旗下的大連翔祥食品有限公司39%股份轉售給日本雙日株式會社(Sojitz Corporation)。獐子島將收回流動資金7300多萬元,增加稅前利潤480萬元。

  今年7月1日,獐子島披露一則資產重組稱,擬將孫公司大連新中海產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權,以及持有的新中日本株式會社90%股權出售給亞洲漁港股份有限公司。這次交易未披露具體價格以及交易方式,但獐子島提到,“無論何種方式,均以簡化便捷快速完成本次轉讓行為為目的”。

  獐子島表示,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將新中海產及新中日本納入合并報表范圍,交易的損益待評估報告等完成后方能確定。此次資產出售有利于提升公司資產流動性。

  在2019年大連夏季達沃斯年會上,吳厚剛表示,“今年將會進一步地加大(瘦身)力度,把拉長的戰線收一收,把高企的負債降一降,把部分運營成本控制一下,這樣企業就可以輕裝上陣。”

  他還提到,想盤活資產、有效地運營、加快資金周轉、保證公司的安全。當造假一案落下帷幕,靠海吃飯的獐子島是否能渡過難關,似乎并不是靠資產松綁來得這么簡單。

  機構論市:雙重考驗制約A股短線萬股民無眠!*ST信威停牌1000天終要復牌 不僅18個跌停更有退市風險!

關于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于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 舉報平臺

Power by DedeCms
本網站由中工娛樂-中工網版權所有
百人牛牛牌面分析